欢迎来到上海仝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官网,上海竞价托管公司上海网站优化公司微信网站上海竞价托管公司
咨询,就免费赠送域名与服务器,咨询热线:13761675098当前位置: 竞价外包 > 建站知识 > 网站建设知识 >
联系我们
电话咨询:13761675098
E-mail:rengongxin@qq.com
地址: 上海市金园一路1118弄

付费订阅占总收入95%!这家法国媒体,可能代表了10年后的行业趋势

作者/整理:admin 来源:互联网 2019-05-22

站长之家(Chinaz.com)注:本文已获得腾讯传媒全媒派授权,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。

10 年前,法国资深媒体人Edwy Plenel联合著名记者François Bonnet,Gerard Desportes,Laurent Mauduit创立了Mediapart——一家特立独行的调查媒体:不要补贴也不要广告,完全依赖订阅。

在此基础上,Mediapart不仅实现了盈利,还开发出“记者+读者”的内容产出模式,频频爆出大新闻, 2010 年曝光欧莱雅集团继承人贝当古(Liliane Bettencourt)在法国总统萨科齐竞选前为他秘密捐赠, 2012 年曝光财政部长卡于萨克(Jérôme Cahuzac)的秘密瑞士银行账户,两桩新闻让Mediapart声名鹊起,也在创立第三年达到收支平衡,随后实现了盈利和订阅数的稳步增长。

左:萨科齐 右:贝当古

3 月 16 日,Mediapart刚刚举办了 10 周年纪念日活动,Edwy Plenel宣布,Mediapart每月独立访客达 470 万,付费用户超 14 万人, 2017 年收入超过 1370 万欧元,较 2016 年增长了20%,净利润达到 220 万欧,连续 7 年实现盈利。

Mediapart2017 年财务情况(来源:Mediapart)

如此特立独行的商业模式何以支撑Mediapart媒体发展?本期全媒派(ID: quanmeipai)带来芝加哥大学商学院的研究报告和创始人采访,一解Mediapart的成功秘辛,以及灵魂人物Plenel的背后故事。

  • Part 1:法媒生态

  • Part 2:Mediapart发展史

  • Part 3:“付费only”商业模式

  • Part 4:“记者+读者”内容生产

  • Part 5:Edwy Plenel十问

Part 1:法媒生态

自 1789 年《人权宣言》提出“思想、言论自由”到二战后的 200 多年时间里,法国媒体先后经历了“独立—附庸—再独立—再附庸”的过程,到二战之后,才因为报道独立重新收获好评。尽管如此,当时的法媒依然享受着法国政府的经济补贴,完全的独立报道无从谈起,甚至很快影响到了编辑政策,法新社总裁Lionel Fleury谴责部分媒体沦为政府宣传的工具。

20 世纪 80 年代之后,政府开始为因商业电视兴起而遭受损失的纸媒发放补贴,调低报纸增值税税率,在印刷业、邮政和纸张成本上都下了血本,截止 2015 年,补贴金额高达 7700 万欧元,同时,媒体广告业务也极其依赖政府,从国有企业和政府部门得到广告业务。当然,政府支持能够让从业者受益,比如一张记者证可以享受公共交通 7 折优惠,然而,在此情况下,新闻独立如同天方夜谭。

在全球新闻自由组织 2016 年公示的全球媒体排名上,法媒排名第 45 位,跌至冰点,甚至次于美国(41)、布基纳法索(42)、博茨瓦纳(43)和特立尼达和多巴哥(44),多数欧盟国家(包括荷兰,瑞士、奥地利等)均进入前20。“一方面,媒体与政府过从甚密导致新闻独立性受损,而政治经济危机地加重,也导致了记者时常因报道政治会议遭到攻击。”法媒的公信力急速下跌, 2016 年,爱德曼信任度调查机构发布调查结果,仅有38%的人信任媒体。法国人比别的国家更需要一家独立敢言的新闻机构为其发声。

2006 年,Mediapart酝酿前期,法媒大致分为四大阵营,国家级日报( 11 家),本地日报( 54 家)、周报( 45 家)、小众和专业杂志( 11 家),有调查新闻板块的传统媒体如《世界报》、《费加罗报》和《自由人报》订阅量排名依然在持续下滑,独立报道和数字改革过程极为曲折,独立的调查新闻似乎蒙上尘埃。

在当时的情况下,四位资深媒体人诞生了创立一家独立的纯数字调查新闻机构的想法。

Part 2:Mediapart发展史

谈Mediapart的成功,就不可避开Edwy Plenel。这位媒体人在法国《世界报》任职时间长达 25 年,曾任记者、评论员,离职前是《世界报》,就职期间挖出了不少政治、经济丑闻事件。随后创办的Mediapart显得叛逆又先锋,尽管已经是法国调查新闻届的一朵奇葩,但获得如此成就也并非易事。Edwy Plenel近期接受全球编辑网络CEO采访时透露:“为了创立Mediapart,我已经负债了十年,还好, 2017 年 12 月,我还清了最后一笔借款。”

创始人之一Edwy Plenel

故事始于 2006 年底到 2007 年初,Edwy Plenel联合其他三位媒体老将攒起了一个新兴新闻项目,一家完全基于互联网的独立媒体。

他们给这家媒体起名Mediapart,是媒体“参与”(participative media)也是媒体“分离”(media apart)。

随后的时间里,初始团队寻找技术支持完善项目商业模式,筹措资金,形成“ 4 名创始人+ 2 名投资人+Mediapart的朋友协会管理人”(la Société des Amis de Mediapart为媒体筹集资金)的 7 人初始格局,前 6 人占股60%,始终处于Mediapart的核心位置,朋友协会和其他投资人占40%,以确保媒体保持独立性和专业性。

Part 3:“付费only”商业模式

2007 年的法国媒体,沉浸在初尝内容付费的失败中,坚信绝不会有人为内容付费。但Plenel和他的团队为了让新闻脱离对广告和补贴的依赖,实现真正的独立,决定完全依靠读者付费以支持媒体发展。

Mediapart 新闻编辑室 2012

建立之初,团队要招进 24 名记者保证内容产出,加上技术和市场团队,每年需要350- 400 万欧元才能维持正常开销。如定价每月 5 欧元,则订阅压力太大,而 15 欧元又实在太高,最终团队将价格定在 9 欧元,卡在用户对两位数( 10 欧元)的心理接受范围内,同时对学生、低保者和求职者定价 5 欧元,对有资助意愿的用户定价 15 欧元,第一年设定目标为 1 万订阅用户(实现收支平衡需要达到 5 万用户)。

然而在初创时期,Mediapart的资金捉襟见肘,当务之急还是要寻找合适的投资,当时,付费新闻的处境何其艰难,投资人的想法也是如此。于是 5 位主创借款132. 5 万欧元,另外两名投资人说服曾经的合作伙伴,获得两家公司各 50 万欧元投资,据Plenel所言,之所以说服投资成功,一是因为(投资人)对信息自由和多元化的期待,二是他们做了一场新的网络盈利模式的商业实验。

随后Mediapart发动了个人的亲朋好友,筹得 46 位独立赞助人的 50 万欧元资金,这 46 人成为了Mediapart的朋友协会的初始会员,协会主席同时在Mediapart董事会任职。一方面解决了初始资金问题,另一方面, 46 人以非股东身份加入,帮助Mediapart减少了部分纳税份额。

最终,在“捐款+投资+朋友协会”的基础上,Mediapart筹集到初始资金约 290 万欧元。

Plenel太希望能一炮打响了,比如初期便发布五六篇独家重磅新闻,“至少,我们也要像真正的报纸一样”。于是网站打出“无广告、无津贴”的“独立宣言”,只有付费订阅的才是Mediapart的读者,随后开始了每天不少于 5 篇的高质量内容输出。

为了维持初始三年的开销,Mediapart开始扩大资金来源,过程很顺利,朋友协会甚至迎来了不少圈内名人,公关公司Publicis总裁Maurice Lévy.,哈瓦斯通讯社总裁,财政部长卡于萨克的特别顾问Stéphane Fouk。

有人质疑其资金来源影响了报道的公正,Plenel却毫不避讳,他们的确投资了,那又如何?在有限范围内,我们依然可以保持独立。在他看来,Mediapart最需要对“朋友”负责的,是在法国媒体版图上画上一笔,证明网络媒体也可以产出影响全国的优质调查报道。

还好,负债三年,Mediapart终于在第四年迎来了收支平衡并开始盈利, 2017 年是Mediapart实现盈利稳步增长的第 7 年,从损益表中可以看到,订阅收入占了总收入的95%以上。

Mediapart 损益表 2008—2016

Mediapart向法国甚至全球媒体证明,不依靠广告和补贴,独立的优质调查报道不止发光,也能盈利。

Part 4:“记者+读者”内容生产

Mediapart计划,每天发布 5 篇新闻,随着团队的成长逐步增加内容。

事实上,Mediapart频频产出大新闻离不开“记者+读者”的俱乐部模式。在Mediapart的网站首页,有一个专门的俱乐部板块,主要发布读者产出的内容。

Le club

Mediapart每月收费 11 欧( 2016 年调整),较高的订阅门槛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读者筛选的作用(《纽约时报》月费为每月7. 5 美元,《华盛顿邮报》月费为每月 10 美元)。俱乐部不仅是读者的博客阵地,还是一支Mediapart调查新闻背后强有力的媒介参考队伍,包括巴基斯坦军火交易、萨科齐与卡扎菲秘密交易、足坛维基解密事件等新闻都是在读者与记者合作之下挖出的。

足坛维基解密

Part 5:Edwy Plenel十问

对话全球编辑网络CEO Bertrand Pecquerie

1. 10 年了,现在的Mediapart怎么样了?

我负债了 10 年,去年底还清了最后一笔借款。现在的Mediapart有 14 万订阅者,每月 470 万独立访客, 85 名员工,去年是我们盈利的第 7 年,盈利额达到 1370 万欧。

我们的成功,关键在于信任。我们从不会把订阅者称作读者或用户,幸好他们信任我们,哪怕在我们也动摇的时候。

2.Mediapart定位是大众还是小众媒体?

起初,我们对标的有三家报纸:《世界报》、《费加罗报》、《自由人报》,以及三家杂志:《快报》、《法国观点》、《新观察家》。

也不是没有信心,只是坚信相较于纸媒,数字内容能让记者们更好地发挥,我们真心认为,唯有互联网才能带来参与度,才能连接起公民与记者。

3.盈利从哪儿来呢?

既然拒绝了广告和补贴,我们95%的收入都来自于付费订阅。我们平均每年的用户增长超过 1 万,这让我们可以做一些有价值的投资。(比如信息安全处理软件Tails)

4.如果付费墙导致用户流失,Mediapart的商业模式还能持续吗?

你错了,付费不是一道墙,而是人人都可穿透的羊皮纸,这里是一些关于Mediapart的事实。

  • Mediapart的订阅者组成俱乐部,而俱乐部的内容完全向公众免费开放,部分文章阅读量上万,且不完全来自于订阅者。

  • 订阅者可以随时放弃某一订阅内容转投别家。

  • 网站的直播视频也是为了吸引订阅, 2017 年采访总统马克龙的视频带来了 3000 位新用户。

  • 以及,我们知道怎么起个好标题,按下读者的付费“多巴胺”按钮。

  • 以上任何一个因素都不能孤立存在,正是因为上述原因,我们才能建立起一个订阅用户社区,未来还将持续。

5.欧洲媒体的未来呢?

在法国,国家资助成本超百万欧已是一个丑闻,导致对新入局者,如对于Mediapart的排挤,还会形成如去年一般,权力中心与媒体之间的不当关系。公民交了钱,却在其它地方创造财富。

整个欧洲来说,我也反对私人企业如谷歌、Facebook和盖茨基金会对媒体的捐助。以《世界报》非洲版为例,它同英国《卫报》和西班牙《地方报》一样,都接受了基金会的大额资助。那么,以补贴起家的媒体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呢?何谈独立报道,为读者与新闻多样化服务?

2018 年,独立新闻会像小鱼一样,在浑浊的大海里与巨鲨相伴,谨慎前行。我们当然希望能打败这些巨鲨,但首先,我们要净化这片大海啊。这也是政府和欧盟需要承担的责任,不过很显然,他们现在没有这样的决心。

6.全球战略呢?

早些年,我们虽然和一些外媒保持不错的关系,但依然想一心扑在法国内部。后来也开始改变,拿出总资金的10%作为投资, 2013 年投资了西班牙独立媒体Infolibre,以及欧洲调查新闻联盟(EIC)。简而言之,我们不再视自己为弱者了。

7.积极的全球战略?

如果德国、英国和美国团队有要求,我会投资,前提是这些团队达到三个要求:强大的编辑文化,强大的调查新闻文化,以及对所处时代的使命感。

8.Mediapart是一个独立媒体实验吗?

我们是要和媒体巨头的利益相对抗的。

2016 年我们报道了萨科齐与卡扎菲的交易丑闻,甚至可以被怀疑是利比亚战争失利的原因之一,但未被《纽约时报》采用。这或许已成为 21 世纪以来最大的丑闻,部分媒体却视而不见,哪怕已是证据确凿。

9.对荷兰《记者》(De Correspondent)的会员制感兴趣吗?

我们此前有过沟通,面见了两位创始人,但美国负责人Jay Rosen暂时没有给我们回应。无论如何,《记者》还是太像杂志了,调查新闻并非其核心。不过,《记者》的确是生产的众包新闻(即Mediapart倡导的Participative Journalism)。

10.法国大选期间说了太多次“反假新闻”立法,这是个正向发展吗?

小心有陷阱!历来政府都是希望打击信息搅局者的,一旦立法,总理可以处理假新闻制造者,同时也可能让调查其利益的调查新闻闭嘴。“反假新闻”立法是把双刃剑,我们必须要谨慎

2018 年,Edwy Plenel,这位一心想做独立调查报道的媒体人已经 65 岁了,此前他曾打算 2017 年就退休,但现在他说:“退休计划失败,Mediapart还需要我。调查新闻的火炬会传递下去,只不过会晚一点。

一如他在 2013 年接受英国《独立报》采访时,被同行评价为“暴君”的回应:“我不是多管闲事,也不是法官,更不是受政治利益驱使。只因为我是记者,热爱挖掘真相,而已。”